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栖霞 > 正文

男子刀伤邻居后压力太大 心理崩溃上吊身亡

2020/2/7 13:30:55 来源:栖霞晚报
原标题:广安男子刀伤邻居后压力太大心理崩溃上吊身亡

广安武胜县一男子酒后与邻居发生纠纷,持刀将对方砍伤。今日,武胜警方通报:由于法律知识欠缺,加上经济赔偿和承担刑责的双重压力,事发后,该男子内心崩溃,在自家后院的一棵李子树上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祸起鱼塘 邻居结怨

武胜县街子镇青龙湾村与旧县乡晏家坝村边界相连、山水相依。家住青龙湾村6组的唐伦斌(化名)与晏家坝村1组的刘福兴(化名)家相距百米左右,尽管各自属于不同的行政村,但由于田土和林地毗邻,日常干活抬头不见低头见,所以平时交往较为密切。

唐伦斌小学毕业后,从16岁起就一直在湖北、广东、福建、辽宁等地外出务工。2013年7月在广东务工期间被煤气烧伤,治愈后,同年9月份回到旧县乡晏家坝村。长年在外奔波挣了些积蓄,加上头脑灵活,唐伦斌决定在家利用土地资源进行鱼塘养殖,发展农副经济。

唐伦斌家在一处小山坡上,周围环绕大片农田。其自家的承包地“十八挑谷”就在家门口,且该处水资源丰富,于是唐伦斌决定把稻田的一半深挖作为鱼塘,另一半则留作稻田。既可种植水稻,又可作为鱼塘水源。恰好刘福兴承包的堰塘则在唐伦斌鱼塘的西南方向,共用一道田坎。本来井水不犯河水,各自相安无事,然而在去年10月份左右,刘福兴的妻子蒋碧玉(化名)偶然发现堰塘边留有甲鱼的壳,且有被偷盗的痕迹,便怀疑是紧邻堰塘居住的唐伦斌所为。

由于没有证据,蒋碧玉故意透露给周围群众。没过多久,话传到唐伦斌耳中。由于当时刘福兴在外务工,唐伦斌不愿意为难妇道人家,所以只好忍气吞声。当年底,刘福兴回到老家,听到妻子的讲述后也异常生气,在两家人紧挨田地干农活的时候,故意自言自语进行挑逗:“我们这些人在家这么多年从来没被偷过东西,有的人一回来,我的鱼就被偷了!”

明眼人都知道对方啥意思,尽管唐伦斌很是生气,但年关将至,也没与对方纠缠,但对刘福兴夫妇那股愤怒的火苗则从此在唐伦斌的心中燃烧。

借酒发火 持刀伤人

今年5月7日晚,唐伦斌干完农活收工较晚,直到21时许才与家人共进晚餐。由于身体劳累,加上心有怨气,便独自喝了4两左右白酒。妻子高娟(化名)正准备上床睡觉时,唐伦斌仿佛发现鱼塘边有几束光线闪过,估计有人偷渔,便叫妻子高娟前去查看。高娟用手电光仔细检查过鱼塘周围,没有发现异常情况,然后返回卧室睡觉。唐伦斌喝完酒后,担心仍有盗贼偷渔,便再次打着手电来到鱼塘边,也确实没有发现有人。也许为了发泄内心的不满,唐伦斌朝刘福兴家方向大声吼了几声:“注意哟,今晚有人偷鱼哟,到时候莫遭偷了又怪我哟!”说完,唐伦斌独自回到家中。

没过多久,刘福兴和妻子蒋碧玉来到鱼塘交界的田坎上,看了看周围情况,大声问到:“大贱狗(唐伦斌的乳名),你在叫啥子叫,哪里有人嘛!”一听刘福兴叫自己乳名,且态度不友好,于是双方隔田相互辱骂。

争执中,刘福兴突然吼了句:“你信不信我弄你?”唐伦斌本来憋了一肚子气,早就想找机会教训一下对方。本想赤手空拳上阵,但用手电一照,发现刘福兴手中握有一要防身用的铁棒,因害怕吃亏,便立即跑回家中厨房,右手拿着菜刀,左手打着手电,又跑到鱼塘边。此时,刘福兴为防止对方近身,随手从鱼塘里抽出一根2米长的竹杆,唐伦斌见状,也从自家鱼塘抽出1米左右的竹杆。对峙中,唐伦斌利用竹棒短小的优势,拨开刘福兴手中竹杆,正当他近身准备砍伤对方的时候,刘福兴立即扔掉竹杆,举起右手铁棒向唐伦斌身上劈来。身手敏捷的唐伦斌迅速抬起左手进行抵挡,右手则举刀砍向刘福兴头部。由于田坎较窄,年近六旬的刘福兴脚下一滑,踩进路边稻田的稀泥,唐伦斌趁势跨在对方身上,双方在争抢过程中,刘福兴的头面部被唐伦斌手中的菜刀划、砍伤多处,夜色中,双方被随后赶到的家庭成员各自分开。由于刘福兴受伤较重,妻子蒋碧玉向警方报案。

压力太大 上吊自尽

当晚11时许,武胜公安局旧县派出所接到报警后,所长易林随即带领民警钟麟赶赴现场。为防止俩人伤情加重,易警官在双方家的陪同下,用警车将俩人送到该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。经检查,刘福兴左侧额顶部有4处被砍伤,裂口长5至6厘米,其中一处伤口内触及骨外板裂开,面部软组织单个创口长度达10厘米、累计长度31.5厘米、全身创口累计长度达46.7厘米,已达轻伤Ⅰ级。唐伦斌当晚垫支对方医药费4000余元。经医治,直到5月24日,刘福兴才初愈后出院。

今年5月23日,唐伦斌因涉嫌故意伤害他人,且致对方轻伤Ⅰ级,被武胜公安局依法执行刑事拘留。鉴于犯罪嫌疑人积极配合警方办案,且无其它社会危害性,5月26日,经妻子书面担保申请,警方依法变更其强制措施。

为减轻处罚,在取保候审期间,唐伦斌主动委托他人找刘福兴协调处理民事赔偿部份。由于分歧较大,双方协商未果。据唐伦斌妻子高娟介绍,自从2013年被煤气烧伤以后,唐伦斌脾气变得有些古怪暴戾,总是心事重重,有时候神经恍惚,加上5月7日与刘福兴发生纠纷后,其心理负担更加严重。在一次酒后,唐伦斌甚至曾要求妻子,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要把孩子带好,照管好双方老人,流露出一些不祥之兆。

善良贤惠的妻子发现丈夫的异样后,多次从亲情、家庭的角度去安慰唐伦斌,然而执拗的唐伦斌误认自己“罪孽深重”,害怕赔偿“巨款”连累家庭,害怕“坐牢”丢失颜面,7月23日傍晚,他趁着家人外出干活未归的机会,用一根细绳在自家后院的李子树上结束年轻的生命。(张翅 记者 邓成满)


相关阅读:
夜市商机 http://m.959.cn/xiaochi/201707/4199825.shtml